登錄
                
|
金融之家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金融之家 > 企業文化
在用心服務中傳遞溫度

作者:湘潭天易農商銀行 行長 葉波  發布時間:2020年03月30日


——《窮人的銀行家》讀后感



眾所周知,孟加拉國以“四最”聞名于世:一是世界上最窮的國家之一(2018年人均GDP僅1698美元,僅為我國16.5%);二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大的國家(14.7萬平方公里國土上生活著1.64億國民,人口密度1250人/平方公里,是我國的8.7倍);三是世界上自然災害最頻發的國家(由于其獨特的地理位置,海嘯、洪澇、颶風、泥石流等自然災害常年肆虐荼毒眾生);四是世界上最落后的國家之一(文盲占人口的74%)。但是就在這片貧瘠的土地上,卻誕生了一項奇跡:由于開創和發展了小額信用貸款專門提供給因貧窮而無法獲得傳統銀行貸款的創業者,"為表彰他們從社會底層推動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努力",穆罕默德·尤努斯教授與其創辦的格萊珉銀行(又稱鄉村銀行)共同榮獲了2006年諾貝爾和平獎,在其曾獲得的共60多項榮譽中僅世界性的還有1994年世界糧食獎、1998年悉尼和平獎、2004年《經濟學人》頒發的社會經濟創新獎等。盡管之前有所耳聞,但帶著銀行從業者審慎的疑問,我打開了《窮人的銀行家》尋找答案。

從書中得知1976年尤努斯教授以一個經濟學家的良知及對社會的深刻認識創辦了格萊珉銀行項目,直至1983年才拿到了正式牌照,此前一直棲身于“正規銀行”羽翼內發展。這家窮人的銀行至2004年(成書之日)已壯大至擁有1227家分行,12546名員工,向窮人累計發放小額信用貸款44.6億美元,還款率為98.89%,68%的存款來自本行貸款者,展業28年來(截止2004年)25年盈利……這些閃亮的數據讓 “正規銀行”們無不汗顏!

格萊珉銀行的成功令我認識到了以下幾點:

一、銀行要在履行社會責任中實現高質量發展。

勿庸置疑,銀行作為經營風險的企業是講求風控、追逐利潤且有著規模偏好的,但如果所有的銀行都一昧“貪大求洋”、“嫌貧愛富”的話,就會缺少中小銀行服務弱勢群體的普惠金融,將好比肌體沒有毛細血管供養必會導致肢端壞死。正如尤努斯書中自述貸款時遇到了“第一道障礙”——抵押擔保品, 這就意味著只有有資產的富人才能借錢,把銀行變成了窮人存款,富人借錢的游獵場。不可諱言,“唯抵押論”迄今仍有人奉為圭臬,風控能力的匱乏令其不敢越“信用貸款”雷池半步。而格萊珉銀行為無家可歸的窮人發放純信用的建房貸款和助學貸款,建立貸款者亡故清償保險,甚至吸收乞丐為成員……尤努斯用在“正規銀行”眼中一系列離經叛道的行為詮釋了金融服務不是富人們的專享,金融業也不是體制內精英的專利,每一名社會成員不分階層都應象接受陽光雨露般地共享基礎金融服務,并證明了這種模式的可行性。最難能可貴的是格萊珉銀行沒有把窮人當成施舍或索取的對象,而是“保證窮人有機會承擔責任,恢復人的尊嚴”,通過小額信用貸款給窮人以溫暖、希望和勇氣,把獻血、輸血的單向模式升級為自身造血的循環模式,保障了毛細血管向肢端組織和神經末梢的供養,維持和發展了經濟社會健康的肌體。同時,銀行也在增加社會福利、維護社會穩定中得到了正向反饋和長足發展。

相比之下我們農商銀行無論從定位、客群和體量上而言與格萊珉銀行有頗多相似之處,農為本、商為道,行致遠,同樣只有在融入當地圍繞民生為中心,服務經濟社會發展大局時才能實現高質量發展。

二、銀行要從發現、培養客戶中尋求合作共贏。

由于宗教、文化等方面的原因,孟加拉國的貧困婦女既無社會地位又無家庭地位,是社會底層中的底層,是長期被遺忘的群體。然而在格萊珉銀行380萬貸款者中卻有96%是婦女。“常識”告訴我們:窮人受教育程度低、經營能力弱、償債能力差,而且按傳統社會分工“男主外女主內”和“三從四德”等陋習, 婦女從屬于家庭、獨立性差,更加是信用貸款的“禁區”。 格萊珉銀行卻反其道而行之向其傳遞溫暖,事實證明了它獨具慧眼:一無所有的人會格外珍惜來之不易的幫助,一定會竭盡全力抓住絕無僅有改變命運的機會。在格萊珉銀行支持下已有59%的婦女貸款者家庭脫貧,尤其是在2003年地方政府選舉中,7442位格萊珉銀行貸款者參加了婦女席位競選,有3059位成員當選,占席位總數的24%。被迫遵守“遮蔽”規矩、長期被禁言的婦女們終于摘下了代表積貧積弱、無權無感的面紗發出了自己的聲音,成為了格萊珉銀行日益壯大、忠誠不渝的客戶群體。該行也因此贏得了良好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

聯系到自身,農商銀行姓“農”親“土”,只有和大型銀行開展錯位競爭,避免從爭奪大戶中打價格戰和風險錯配,才能找到適合自己生長的土壤。“生活中不缺少美,缺少的是發現美的眼睛”,與其千軍萬馬擠獨木橋,倒不如于無人關注之處另辟蹊徑:當所有人都盯著大戶、富戶時,回過頭來關注被時代列車拋下的人們(我國還有9700萬文盲,還有960萬人生活在貧困線下)。設想下,溺水者瀕臨死亡正無助地陷入冰冷、黑暗和絕望時,若有一雙溫暖的大手拉他一把救離絕境后,他會懷著一顆怎樣的感恩之心啊!當“農村真窮、農民真苦、農業真危險”的呼聲言猶在耳,“小微企業融資的高山”又提出了新的課題,扶貧攻堅、新農村建設已吹響了號角……黨和國家對農村金融寄予厚望,支農支小才是農商銀行有為之域!

三、銀行要在堅持創新中實現可持續發展。

2002年,格萊珉銀行轉型為第二代,給客戶更多的業務選擇和人文關懷(如“彈性貸款”、“養老儲蓄基金”和“貸款保險儲蓄”等),給員工更大的發揮空間(如五星分行和星級行員等),贏來了更快的發展機遇。古今中外的經驗一再證明,面對困難和挑戰,惟改革者進,惟創新者強,惟改革創新者勝。從合作制到股份制,農信社(農商銀行)革故鼎新永無止境,從體制機制到軟硬件環境,企業文化創新引領正當其時。

回顧歷史,我國較格萊珉銀行創建之初的孟加拉國已有天壤之別,很慶幸當時我國通過聯產承包責任制、鄉鎮企業和改革開放等偉大創新促進了生產要素的流動和優化組合,解放并發展了生產力,較早解決了民眾的溫飽問題并開始邁入工業化社會。因此,我國農信社(農商銀行)較格萊珉銀行有著更悠久的發展歷史和更好的外部環境及生存土壤,但從吸引資金回流農村、反哺農業、幫助農民等方面還有向其學習之處和進一步創新發展的廣闊空間。

作者尤努斯教授雖系外國穆斯林,但卻實現了我國儒家“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濟世救人”的宏愿;譯者吳士宏女士系前微軟中國公司總經理,亦是國內企業家之優秀代表,兩者星月輝映、相得益彰為我們奉上了《窮人的銀行家》這本值得再三品味的好書。它揭示了格萊珉銀行的成功在于始終用心地幫助窮人和弱勢群體;它提醒我們在追求高速發展中不忘初心回歸本源,踐行社會責任體現擔當;它告誡我們要俯下身子為百姓服務,在用心服務中傳遞溫度。



360彩票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