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文學藝苑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學藝苑 > 詩歌原創
熊樹愾詩詞[2020年3月]

作者:熊樹愾 來源:湖北省應城市農業發展銀行 發布時間:2020年04月09日

題童畫“樹屋”(頂針格)

綠盈蘋果熟,熟手嵌茅屋。

屋頂彩虹飛,飛臨童趣谷。

護  士

也說陰晴容易懂,不時遇雨每絪缊。

都知點滴通心脈,難識率真天使云。

注:絪缊,指天地陰陽二氣交互作用的狀態,見《易·系辭下》:“天地絪緼,萬物化醇;男女構精,萬物化生”。 

臺  燈

案頭書桌端莊樣,羞對光明天黑放。

笑我生來沒眼神,照人只是跟前亮。

 

放風箏

半醉東風還敢借,紙龍竹馬想飛天。

彩鳶未必爭高下,無限相思一線牽。 


學習雷鋒

多彩人生見細微,當街又有新風尚。

世間寡義薄情徒,應以雷鋒為榜樣。

 

應城孝老愛親的傅蘭

日照淑賢酬雨露,遍施大愛種陽春。

臥冰哭竹雖然孝,子女盡心才是真。

注:傅蘭,女,1988年出生,應城市三合鎮西頭村村民,2014年6月,傅蘭接到妹妹的電話,說婆婆病了,傅蘭便立馬請假趕去廣州,得知婆婆是肺癌晚期,她二話不說便辭去了工作,在醫院照護了一個多月,每天5點起床做飯,再趕去醫院送飯,趁婆婆午休時間再回家洗衣,做好午飯趕又回到醫院,然后給婆婆按摩身體,同樣的程序每天重復著,她依然耐心如初,同房的病友都夸她孝順,由于婆婆的病情惡化,治療無效了,她便將老人接回了家,每天她要用大量的時間給婆婆按摩,擦身,早中晚還需接送孩子上學,但她從沒叫苦叫累,2015年婆婆離世,本以為日子可以輕松一點了,但自己公公同母異父的弟弟突發精神病,打人、拆東西,生活不能自理,沒人愿意照護,傅蘭主動給叔叔洗衣,送飯,打掃衛生,實誠的傅蘭說:“誰不會生病,誰不會老,我不傻,只是這個社會還是需要像我們這樣的‘傻人’存在著,我只是跟著我的良心在走”,2019年3月,傅蘭的母親又生病住院,照護成了傅蘭的第一任務,她又回到了2014年生活的樣子,醫院、家里、學校,三點一線,平凡而不平庸的她,忙綠的背影永遠閃著耀眼的光芒。


志愿團隊領頭人郭芳

沾衣和氣雨鳴潤,引領愛心風向標。

照亮他人添快樂,微光燭炬自燃燒。

注:郭芳,應城市人民醫院第五黨支部書記、團總支書記,應城市人民醫院志愿服務隊領頭人,因工作出色,被評為2019年最美應城人。


高級農技師楊志遠

塵中野外榮枯識,地表田間甘苦嘗。

不改一身鄉土氣,更添千里稻花香。

注:楊志遠,應城市農業農村局糧油栽培站站長、高級農技師,實施孝感市“五個一”行動“進二十企”應城種植專家組負責人,曾多次指導育秧工廠、水稻避溫增產等科研項目,參與應城市秈型糯稻輕簡化高效栽培集成技術研究與應用,被評為湖北省最美農枝員,2019年最美應城人。

 

扶貧干部楊毅敏

心頭敞亮路光明,濟困扶危天眼睜。

雖說有錢能辦事,還須日久見真誠。

注:楊毅敏,現任應城市委辦公室副主任、應城市義和鎮李大村駐村扶貧工作隊隊長,李大村是應城58個重點貧困村之一,村集體零收入,村里青壯年多外出務工,是有名的“空殼村”,白天走訪,睡前整理村民訴求,成了楊毅敏的日常習慣,在他和村民的共同努力下,長3公里的通村公路鋪通,30盞路燈配套安裝,他多渠道籌集資金20萬元,幫村里改挖塘堰2口共44畝水面,發展水產養殖,村集體年增加收入2.64萬元,楊毅敏積極爭取政府扶持,建成一座50KW的光伏電站,鑒于村里外出務工的青壯年都有泥瓦匠手藝,楊毅敏便在向上爭取支持的同時,和村里青壯年約好,讓他們工閑時回家將填滿垃圾的一口廢舊塘改建成廣場,在3800平方米的嶄新廣場進入村民生活的同時,村里3座嶄新的公廁也配套建成,現在,李大村17戶貧困戶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安全飲水均有保障,沒有一名貧困學生失學輟學。因病致貧的貧困戶符合條件的12人均辦理了慢性病或重癥門診報銷。11戶貧困戶實施了危房改造,全部用上了清潔自來水。

 

盲人圖書館長

瞽蒙欲透千層紙,哪怕能余一寸光。

遙想天堂之幻影,心中暗自把書藏。

注: 前阿根廷國家圖書館館長、盲人文學大師博爾赫斯曾說過“我失去的僅是事物毫無意義的外表,我依然想著文字。如果有天堂,那應該是圖書館的模樣”。


文亮醫生之痛

人微言重起懷疑,趕早吹哨偏抱恙。

有藥難醫病者心,敲鐘不醒李文亮。

注:李文亮,武漢大學臨床醫學七年制專業畢業,中共黨員,曾任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醫生,2020年2月7日,武漢市中心醫院官方微博對外宣布,在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工作中不幸感染,經全力搶救無效,于當日凌晨2點58分逝世,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曾向外界發出防護預警,而被稱為疫情“吹哨人”,2020年2月7日,經中央批準,國家監察委員會決定派出調查組赴湖北省武漢市,就群眾反映的涉及李文亮醫生的有關問題作全面調查。調查結果表明,李文亮生前是負責的,在其染病期間,同事們對其進行了積極救治。


和一堂翁望春

陽和如石沉,造物待偷金。

手種晴川恨,窗飛玉笛音。

何人知綠重,盡日念紅深。

欲盼驚雷響,驅除百毒侵。

附一堂翁老師原玉:

望春

     病毒讓心沉,蝸居卻是金。
     池魚游碧水,鳥雀唱歡音。
     雨潤紅花艷,風柔綠葉深。

春光人自樂,但愿去魔侵。


黑龍江支持應城醫療隊拔營

不負白衣天使意,爭傳北國惠醫情。

揚眉愛惜同憂患,斷發從容赴死生。

飛躍藏妖驚險渡,力救隱禍自危城。

旋留醉夢猶難舍,浩曠輕歌已拔營。


父  愛

收拾穹廬人已老,遞傳榾柮到如今。

夢中自嘆兒孫苦,天下誰憐父母心。

過也嗔來言也重,愛之切則責之深。

家山不必孤懷望,歧路仍須明眼尋。

注:榾柮[gǔ duò],指樹根疙瘩,見前蜀 貫休 《深山逢老僧》詩之一“衲衣線粗心似月,自把短鋤鋤榾柮”。


江城臨春

鵲音又入蟲離別,好夢方游鶴送還。

旭日恩臨江夏寓,春風澤沐火神山。

未登藥徑愁傷肺,輕扣醫房便解顏。

直指堤封三鎮渡,眼看已越鬼門關。

 

聞多國疫情泛濫

揭起瘡疤觀痛處,病根今又忘追尋。

東方不亮西方亮,內患交侵外患侵。

笑指浮云人寂寞,坐憐明月疫深沉。

門前鐵面無私鎖,負我邀春一片心。


宴瑤池·兒子回國打工

恨孤帆遠影逐東波,獅城有蕓窗。看還巢燕子,凌空展翅,仍戀家邦。走出南京路口,眼下浦江黃。那埠頭寬大,十里洋場。 好鐵回爐冶煉,早晚多磨礪,再試鋒芒。換新鮮模樣,輕重自衡量。暑寒衣、度溫冬夏,苦辛撐、天不老窮桑。漂流籽、扎根中土,枌梓延望。

注:東波,指向東流逝之水,喻匆匆消逝之時光,見唐 李群玉《自澧浦東游江表途出巴丘投員外從公虞》“飢寒束困厄,默塞飛星霜。百志不成一,東波擲年光”;窮桑,指傳說中的巨桑,見晉 王嘉《拾遺記·少昊[hào]》“窮桑者,西海之濱,有孤桑之樹,直上千尋,葉紅椹紫,萬歲一實,食之后天而老”。


甘州·柳絮

見抽條吐蕊細絲長,望風擺千姿。夢偏宜斷續,世間來往,獨自徘徊。或許隨緣遇巧,何必枉勞媒。都是無情客,告白成堆。 一旦入塵輕染,怎為貞潔辯,浪子空追。恣花心快活,似忘了尊卑。落河邊、任誰拋棄,灑亂階、雪魄惜依偎。多漂泊、不求根穩,遂愿魂飛。


八聲甘州?扶貧決勝年

看燈紅酒綠滿城鄉,貧富有懸殊。想消愁圓夢,窺簾聽壁,解智開愚。著力傳薪播火,生怕此心孤。垅上邀明月,可望前途。    正好陽光一路,浪高何所懼,受授人漁。對田頭暖碧,破帽棄村墟。斷窮根、后塵飛步,執牛鞭、足下不躊躇。春風勁、草蟲驚醒,樂活樵蘇。

注:樵蘇,指日常生計,見唐曹松《己亥歲》詩之一“澤國江山入戰圖,生民何計樂樵蘇”。


宴瑤池?還市探集

恐鮮蔬肉案久添愁,悄然啟塵封。見門遮巷堵,眼迷足亂,霧罩紗籠。買賣低聲淡語,行色急匆匆。過往含羞客,半露尊容。    忐忑翠芹春韭,竹籃青白菜,依舊相同。已提回希望,腰板漸寬松。慮余波、履危謹慎,盼新晴、小販路通融。酸甜辣、許多滋味,都在其中。


八聲甘州?櫻花

引桃紅昨夜嫁春風,掩面半含羞。恨冰封許久,適時解禁,欲說還休。寧可求生庭外,不愿做牢囚。會遇沖泥雨,芳灑街頭。    一旦禍根種下,那騷姿雅態,何以拋丟?這花心蕊意,早已被征收。擷英亭、艷姝添翠,俊俏枝、擠壓出濃稠。難移腿、審聲回首,又把魂勾。

注:沖泥。指踏泥而行,見白居易《酬韓侍郎、張博士雨后游曲江見寄》“小園新種紅櫻樹,閑繞花行便當游。何必更隨鞍馬隊,沖泥蹋雨曲江頭”。


甘州·茶幾

與參差桌椅共堂前,體面主人僖。任壺添水泛,殘留污灑,碟壓杯欺。只恨平生賤命,在下敢偏陪?抹布除塵后,又擺東西。    習慣經常冷落,滿足承歡欲,待客當時。愿凌晨伴早,夜半未嫌遲。對炎涼、煩憂拋棄,矮個頭、爭得了高低?從來是、自行調解,更望誰知?

注:偏陪,指失陪,見《初刻拍案驚奇》卷十八“今日且偏陪,在家下料理”。


八聲甘州·倔驢

愧經年懶改性情愚,怨謗伴終生。嘆牽持不走,打還倒退,倔強馳名。路遠爬坡負重,棍棒未消停。軀體雖然瘦,盡力支撐。    欲學的盧本事,躍檀溪救主,缺少才能。問枯腸曲直,何處斷公平?此心勞、東家知否?撒歡時、勒緊了韁繩。常驅使、卻無憐惜,屢受批評。

注:牽持,指牽拉,見《漢書·公孫弘傳》“夫虎豹馬牛,禽獸之不可制者也,及其教馴服習之,至可牽持駕服,唯人之從”。


錦園春?和夏站長

論壇潮起,攜三千萬帖,慰兄勞妹。妙語高言,品詩韶光易。    香江水美,可滋潤、菊池靈地。彼此師生,相逢素友,聯心修藝。

注:靈地,指美好的精神境界。見 唐 劉叉 《修養》詩“此法那能堅此身,心田自有靈地珍”;素友,指情誼真純的朋友;修藝,指研究學問,見《晉書·束晰傳》“今先生耽道修藝,嶷然山峙,潛朗通微,洽覽深識”。

 

附夏愛菊站長原玉:

錦園春?熱烈慶祝香港詩詞學會論壇總帖量已三千萬

酒杯端起,今宵休息下,弟兄姐妹。歲歲時時,這誰言容易。    花開艷美,許長久、汗澆園地。最是心齊,全憑力合,傳承詩藝。


錦園春?白衣天使

白衣天使,溫情晴朗現,愛心傳遞。患難艱危,采薪之憂最。    佯愚愿意,敢將這、一身萍寄。細雨滋濡,和風薦獻,春云安慰。

注:佯愚,指偽裝愚笨,見唐 白居易《放言》詩之一:“但愛 臧生 能詐圣,可知 寧子 解佯愚”;萍寄,比喻行止無定,不能安居,見 宋 陸游 《水龍吟》詞“一身萍寄,酒徒云散,佳人天遠”。


錦園春?解禁

臥心收步,愁容頻面壁,眷憐窗戶。積郁熬寒,怕停回頭路。    多余感寓,束胸氣、這才舒吐。暖艷聞香,春光向好,憑誰來去。


紗窗恨·難為春柳

因何久負窗前柳,意難收。縱然野外絲絳有,卻難酬。    那河岸、著忙抽綠,這盆中、難說風流。便是春光,也難留。

紗窗恨·聞多地復工

花明柳暗春潮涌,破冰封。積云隱霧含羞動,面先蒙。    更多感、旅途遲緩,已暫登、步履沉重。萬里鵬程,借東風。


紗窗恨·政策性投入百廿億抗疫備耕

農田又被春驚醒,在催耕。且將府庫銀千錠,換禾青。    硬敲這入口瓶頸,活泛了冬季沉凝。壟上村邊,見真誠。

注:據央視新聞聯播報導,中國農業發展銀行投放政策性貸款120億元支持抗疫情,保春耕。


紗窗恨·驚蟄

愁煙苦雨重相會,又聞雷。愿將軀體撕零碎,換春回。    碧窗鎖、日長天久,清室禁、身困神疲。醒后真能,見芳菲。

注:又聞雷,春前已聞雷,農事以為,冬雷有礙年成,是故今稱驚蟄雷為又。


紗窗恨·春回田野

春風逐弄青苗浪,菜花黃。小蟲老鼠皆流放,輔農桑。    后山景令人陶醉,前路翁開始繁忙。百稼收成,有希望。


紗窗恨·植樹節

春和氣合今回暖,艷陽天。禿岡荒嶺杉松伴,聳云端。    悉心捧一抔黃土,后景是綠水青山。世代休忘,本根傳。

注:本根,指家鄉,故土,見明 劉基《題解于伯機杜工部詩后》詩“我今亦飄泊,不得歸本根”。


〔仙呂?三番玉樓人〕物價開始下行[蕭豪韻]

(許久)受肺炎干擾,(幾乎)與外界絕交,小菜鮮魚也放刁。(只得)敷衍窮鍋灶,(休怪那素)俎生焦,(實在是惡)氣難消。(屠夫學著)諷持刀,(輕易)削平高價包,(秤桿子)準星下調,(當家人)提籃堆笑,(說好了減少往來,怎禁)利市苦相邀。

注:諷持,指諷誦修持,見南朝 梁 慧皎 《高僧傳·義解三·慧遠》“常欲總攝綱維,以大法為己任,精思諷持,以夜續晝 ”;利市,指好運氣,見漢·焦贛《易林·觀之離》:“福過我里,入門笑喜,與我利市”。

 

〔中呂·十二月過堯民歌〕扶貧歌

衣食有否,仰賴安居。枯枝次樹,多望復蘇。微風細雨,播撒溫濡。

[過]老人告別了孤獨,合力將貧困驅逐。痛與愛彼此相扶,意帶情尋找通途,歡娛,朝前邁步徐,應是康莊路。

 



下一篇: 凌晨
360彩票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