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文學藝苑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學藝苑 > 散文原創
奶奶賜我的“緊箍咒”

作者:李焱  發布時間:2020年04月09日

地上散落著一沓花花綠綠的鈔票,我彎下腰將它撿拾起來,四顧無人,準備神不知鬼不覺裝進兜里據為己有;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一條羊腸小道上,禹禹獨行著一位心儀的妙齡女郎,偷窺幾眼之后,繼而還要尾隨而去;一位同事喜獲大獎,敲他一記竹杠,要他請吃大餐;裝訂報銷票據的時候,計劃再往里面多塞幾張,數額較小,領導那么忙,應該看不出來,也不會核減......

自從懂事以來,尤其是入職以后,這樣的念頭不時地在心頭涌現,然而,每當蠢蠢欲動、下手實施之時,眼前就會霎地驚現狂風大作、電閃雷鳴、一只赤面獠牙的怪物撲面而來的影像,于是,接下來的舉動戛然而止了,原來,奶奶賜我的“緊箍咒”發揮作用了。

當然,此“緊箍咒”,非彼“緊箍咒”。在中國四大名著《西游記》中寫道,孫悟空神通廣大,受命保護唐僧前往西天取經,鑒于其桀驁不馴的秉性,如來佛祖便讓唐僧給它戴上了一個能伸縮、取不下來的金箍帽,并授唐僧一段咒語,只要孫悟空不服管教,唐僧即吟誦咒語,孫悟空頭上的金箍便會緊縮,漸漸地就會出現眼脹身麻、手不能抬、頭痛欲裂等癥狀,只好乖乖地求饒。奶奶絕非如來佛祖,只是一個大字不識的農村婦女,也沒有高深的魔法,然而,她居然發明了一種類似緊箍咒功效的辦法,能夠讓我恪守敬畏之心。

奶奶是個苦命人,在她23歲我父親不到兩歲那年,爺爺在戰亂中走失,從此杳無音信,奶奶的長子、父親的哥哥因病僅僅三歲多就離開了人世,從此,奶奶便和我父親相依為命、慘淡度日。

也許是飽經了滄桑、歷盡了跌宕的緣故吧,造就了奶奶中規中矩、積德向善的品格。從我記事那時起,她就經常叮囑我說:“人在做,天在看。一個人,一定要積德行善,萬萬不可坑蒙拐騙偷壞良心。”

由于父母均在外地上班,我自幼在老家農村上學,由奶奶一手把我拉扯大,少不更事的我特別頑皮,常常把她的話當作耳旁風,不聽規勸,依然故我:見誰不順眼就打,打不過轉過身就罵;乘人不備,在行人的前面放一個石塊,好讓他不慎絆倒;到了田埂旁,偷個蔥,摸個蒜......為此,沒少挨她的打罵。

老年人常說,娃們皮松,好了傷疤忘了疼。我也概莫能外,無論奶奶如何打罵,時隔不久,便又“舊病復發”了,可能是她“黔驢技窮”了,曾經有一段時間,她不再懲罰我了,這正好中了我的下懷,開始變本加厲、恣意妄為了......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每逢夜間打雷下雨,盡管我和奶奶睡在一個被窩兒,也是驚嚇得本能性地蜷縮在她的懷里,但是,在我瑟瑟發抖心就要揪到一塊兒的當兒,她不僅不去撫慰我,反而火上澆油,總是重復著一句永不變更的話:“你罵過人沒有,打過人沒有,背地里坑害過人沒有,干過壞良心的事兒沒有……天上有個龍,要是壞了良心,龍就要下來抓你了。她在絮絮叨叨地說著的同時,還繪型繪色地描摹著一個角似鹿、頭似蛇、眼似兔、項似蛇、腹似蜃、鱗似魚、爪似鷹、掌似虎、耳似牛的怪物盤旋著朝我俯沖而來的動作......

試想,在如此的境況下,一個奇形怪狀的龐然大物,翻攪起四海云水,伸著銳利的尖爪,瞪圓雙眼,怒目相視,騰云駕霧,殺氣騰騰而來,對于一個尚幼的孩子來說,定然是異常恐懼的,如果再心懷鬼胎,必然魂飛魄散。此時此刻,如果我平時有她所列舉的言行,唯恐被龍聽見、看見了,要從天上下來抓我,就驚恐萬狀,往奶奶懷里扎得更深,以后就再也不敢了。

時間轉瞬即逝,一眨眼,我也已長大成人。隨著閱歷的豐富和知識的增長,我才知道,世間并沒有龍,龍只是中國等東亞區域古代神話傳說中象征著祥瑞的神異動物而已,奶奶編造模擬的那個場景,是用來嚇唬我的。那么,疑問來了,沒有任何文化知識甭提科普知識和高人指點的奶奶,是怎么想到如此妙招要我百依百順呢?是否是受到了“雷劈”之類案例的啟發呢?然而,這一切的一切都變得不再重要了,等到曉知了這一點,已經為時晚矣。她如此三番五次恐嚇的效應早已深深植根于心了,一旦不雅不規言行萌發,就仿佛看到了那只張牙舞爪的怪物張狂而來,久而久之,潛移默化為了“無論世態多么炎涼,不可丟掉善良;世界可以混亂,內心不可骯臟”的修為。

眾所周知,金融銀行業掌握著一定的稀缺資源,是眾多各方人士圍獵的對象。我,作為其中的一名工作人員,從業24年直到去年退居二線,自鄉鎮營業網點到縣行機關,再到市級單位,無論地點崗位如何變化,也無論面對任何誘惑,始終堅守“一失萬無”理念,常飲“思源水”,常記“責任書”,常照“自省鏡”,守住底線,不踩紅線,忌踏雷區,如履薄冰度人生,一切安好無恙:沒有一筆“五種貸款”;沒有被處罰處理過;事業、家庭、孩子等均收獲頗豐。奶奶賜我的“緊箍咒”功不可沒!

哲人有言,家人是自己的第一位老師,這位老師在孩子的世界里,就是一個神祗,她擁有激活和毀滅一個孩子心靈的力量;心靈的最高境界是敬畏之心,如同信仰和宗教,那份虔誠任風摧浪移不可動搖。我的這顆敬畏之心,就是奶奶賜予的這副“緊箍咒”。

教育專家指出,理想的教育是春風化雨、潤物無聲的靈魂喚醒。然而,名不見經傳的奶奶竟然創設了恐怖式的啟蒙教育方法,讓我受益匪淺。奶奶于2001年去世了,享年84歲,盡管她已經故去20多年了,即便我已經離崗了,少了些單位和規章的約束,然而,直到此時此刻,只要我稍微閃現一絲不良的苗頭,她賜我的“緊箍咒”的作用就凸現了。

通聯:河南內鄉農商銀行灌張支行 李焱

360彩票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