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文學藝苑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學藝苑 > 散文原創
故鄉的野蒜

作者:遷安農商銀行賈有利  發布時間:2020年04月14日

受疫情的影響,自打過年以來已有兩個多月沒有回過老家了。過年的時候還是在冬天,轉眼春天就到了。現在疫情緩和了,我們回家看望一下。

陽春三月,春回大地,鄉野中處處萌動著春意。楊柳舒展柔嫩的枝條,吐露新鮮的芽苞。野菜也綻開了花蕊,紅黃相間點綴著田野。母親說現在正是打野菜的時候,讓蝸居于城市的我們好好地到田野里放松放松。

田地里春光明媚,陽光暖暖的,張開嘴大口呼吸著清新自由的空氣,感覺是涼爽而甘甜的。田里的土地如蛋糕般松軟,散發著一股柴草的清香,有不知名的小蜘蛛在地上歡快地跑來跑去。田野的野菜趁著這大好的春光也攢著勁兒似地噌噌長,苦麻菜、蒲公英、野蒜等等,比著賽的從土里往外鉆。而我最喜愛這野蒜。

野蒜的葉子又細又長,通常是一叢一叢地生長在田埂邊、荒山坡地上,我們老家那邊管它又叫柴蔥。它的根生長在地下,像個小蒜頭,味道有和蔥、蒜類似。春風拂綠,野蒜從泥土中鉆出細長的苗兒,不出些時日,便長成蓬蓬松松的一蒲。小的時候經常跟隔壁的哥哥們一起去山上放羊,閑暇的空隙便一起尋野菜,挖野蒜。挖野蒜看似簡單,實則不然,找到野蒜堆兒后要用鏟子沿著根向下深挖,然后薅住蒜葉輕輕一抖拉,將泥土抖凈,雪白剔透的蒜骨朵便呈現在你的眼前了,輕輕一聞,不僅有泥土的味道還有一股淡淡的蒜香呢。野蒜有聚堆兒生長的習性,一生一大片,找到一處,周邊散布的基本都是,一采一籃子。

把野蒜采回家,擇洗干凈,放在盤子里,蒜葉嫩綠,蒜根雪白,十分養眼,蘸醬、清炒,各有風味兒。我最喜歡用野蒜蘸醬吃了,卷在新烙的大餅里,用力的嚼上幾口,滿嘴角都是甘甜微辣的味道,這也是家鄉最地道的春天味道了。

把思緒從小時拉回到現實,帶著小兒們漫步在鄉野里,看著她們撒歡的樣子,很欣慰我們的生活正在從疫情的陰霾中走出,并逐漸地恢復如初始般美好。玩樂之余,我教她們如何辨別野蒜和其它野菜,孩子從小就沒有吃過我們小時的苦,對這些也都是隨口應付,然后就又跑到別處了。

故鄉的野蒜,承載了我們的兒時記憶,也滋潤了那時饑饉的生活。寒來暑往,無論時代怎樣變遷,它會一直生長和芬芳在故鄉的這片泥土之上。







360彩票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