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文學藝苑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學藝苑 > 散文原創
摳唆,如影隨形的“標簽”

作者:李焱 來源:河南內鄉農商銀行灌張支行 發布時間:2020年04月22日

“這家伙摳唆吝嗇,沒有見他請過客。”

“平常不舍得花錢,摳門兒一個。”

......

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每到一個新環境,每到一個新崗位,“摳唆”這張標簽,便會如影隨形,隨之貼到我的身上。

如果是家境富豪,誰愿意吝嗇小氣?個中的緣由主要與我的原生家庭密切相關。我是一個出生于六十年代的農村娃兒,盡管父親在外工作,母親任民辦教師,然而,由于弟兄姊妹多、老小贅子大,家境依然比較困窘。 

一直到現在,當年家庭生活慘淡的情景,依然歷歷在目:奶奶總是把煤油燈芯撩撥得稍微有些光亮,洗漱用水老是點點滴滴;自家蒸的饅頭由于火燒過了變糊了,奶奶說吃了眼明,哄騙我們把糊了的那部分也吃掉,后來才知道吃了燒糊了的食品容易致癌;飯后,父親嚴苛我們用開水把飯碗涮涮再喝下,而他也把哪怕苞谷糝稀飯的鍋底也如法喝下;一年夏天,和父親一塊兒到市區辦事,天氣炙熱,口渴難耐,下了班車,好想買瓶冷飲喝,那個買冷飲的胖女人精準地揣摩透了我的心理,不失時機地吆喝著“冷冰冰,五毛錢一袋”,我真想喝杯透心涼,就賴在那里死活不走,父親死拉硬拽,才把我拖走......

在當時的環境條件下,的確闊綽大方不起來呀!幸遇黨的好政策,我家的日子越過越好了,窮怕了的我們開始胡花濫用了,好像要把過去欠下來的變本加厲地討回來似的。 

但當我們姊妹幾個鋪張浪費的苗頭剛剛展露,母親的經書就絮絮叨叨地誦念了起來:朱子在其治家格言中講到“一粥一飯,當思來之不易;半絲半縷,恒念物力維艱”;今日省把米,明日省滴油,來年買頭大黃牛;緊緊手,年年有;日儲一勺米,千日一旦糧;有錢時擺闊,沒錢時挨餓;糧食進倉,莫忘災荒;浪費無底洞,坐吃山要空;冬不節約春要愁,夏不勞動秋無收......

父母一唱一和、合演雙簧,父親經常給我們講述一些真實動人的小故事:周恩來總理飲食清淡,每餐一葷一素,吃飯時,偶爾掉在桌上一顆飯粒,馬上拾起來吃掉,吃完飯總會夾起一片菜葉把碗底一抹,把飯湯吃干凈,最后才把菜葉吃掉,吃剩的飯菜,要留到下餐再吃;毛澤東主席一生粗茶淡飯,睡硬板床,穿粗布衣,一件睡衣竟然補了73次穿了20年……

真正的教育,決不是點石成金、立地成佛的技巧,而是一段春風化雨、自然而為的過程。在特定歷史條件下,在特定的家庭環境中,父母熏陶出來的節儉美德,早已植根于心、揮之不去,不過,出現了些變異,成為了“摳唆”,始終相伴,涉及到我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

如今,我家仍舊保留著用開水涮碗涮鍋再飲用的習慣;盡管說“三分長相,七分打扮”、“遠敬衣帽近敬人”,然而,我的衣著樸素,只有在過年或者特殊情況如結婚時才購置一套新衣服;稿紙正面用了用反面,直到沒有了空白處才丟棄;在辦公室多人辦公或客戶來了才開空調,并且人走燈滅;平時,我很少請過客,確有必要,也是簡簡單單;別人請我吃飯,一般不參加,即便參加了,縱然是財大氣粗單位的公款接待,只要我是主賓,或者場面能夠掌控得住,也堅持以“夠吃、實惠”為原則,婉拒人家少點些菜肴;兒子小時候,平時給他的零花錢,揉搓得皺巴巴了也不舍得花,言稱“等到我們蓋房子的時候可以多買塊一塊磚”.....

“摳唆”,也叫“摳搜”、“吝嗇”、“摳門兒”、“守財奴”,當然是貶義詞。對于別人授予我的這一“光榮稱號”,我不以為恥,還反唇相譏呢?

“摳唆”利于靜心干事。難道不是嗎?宴請一桌客人,需要充分考慮到每一位客人的口味特點,權衡利弊選擇餐館;電話打爆,開席了,卻很難做到按照約定的全部到位;席間,如有客人一言不合發生爭執,場面掌控不了再引發負效應,也是后怕;直到所有的客人平安到家、次日無恙才算心安。如果不安排飯局,省卻了的這些時間和精力,可以心無旁騖干工作、實實在在謀事業,自然就有了不凡的業績。

“摳唆”利于家庭教育。《窮爸爸.富爸爸》中有這樣一句臺詞:“所謂成功,就是有時間照顧自己的小孩,任何職業角色都可被代替,唯獨父母角色無可替代,世界回報率最高的投資,就是親子關系。”沒有那么多的飯局,沒有那么多的酒肉朋友,自然可以經常在家陪伴家人,小孩就可以在清爽的環境下生活學習。反之,如果頻繁出入樓堂館所,整日觥籌交錯,身邊經常美女若云,孩子耳濡目染,如何能夠忍受那寒徹之苦呢?又怎么能夠安心學習呢?由于我的“摳唆”,助力小孩當年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一所能源型“211”工程大學,前年于一所“211”工程大學研究生畢業后,又以出色的筆試成績和突出的表現,通過了招錄程序,被臨省一省直部門選用。

“摳唆”可以養德。諸葛亮說:“靜以修身,儉以養德。”誠然,自古及今,“成由儉樸敗由奢。”“儉”以修身,能培養人的品德,磨礪人的意志。當然,同事親友們定期不定期地小范圍聚一聚,對于溝通交流、增進感情的確大有裨益,但是,如果懷著某種目的的宴請,則值得思索了。試想,一個人掙的血汗錢,怎么會輕易讓不相干的人花呢?無非是花錢鋪路走捷徑、多收益,無非是花公款換口碑、拉選票,無非是花錢蒙蔽人、保平安。不妨看看,一線勞作服務人員,一年能有幾次飯局?官員在任時,飯局繁多,應接不暇,離退下來,明顯減少,擦邊的飯局,也視若珍寶......再說,如果花錢請客了,任何的失誤失職,有人因為“吃了人家的嘴軟,拿了人家的手短”,就會出面遮掩攔擋,如此的庇護放縱,勢必導致自我膨脹、肆意妄為,結局可想而知。反之,就不得不如履薄冰度人生,殫精竭慮干工作,盡管付出的代價成本大些,然而,這樣的穩當牢靠亙古永恒些。

聽聞了我的“謬論”,紛紛嗤之以鼻:“我說過你好多次了,如果你稍稍大方些,榮譽也會多些,級別也會高些,真的是‘改變自己是神,改變別人是神經病’呀!”

馬德曾說:“有九頭牛也拉不回的頑固,也有萬語千言也說服不了的執拗——反正回旋在牛角尖里,就是出不來。不是你的理由不充分,而是鉆牛角尖的人,永遠比你多一條理由。”我就是馬德所說的“有九頭牛也拉不回的頑固”,此前,“摳唆”這張標簽如影隨形,此后,讓“其相伴余生。


上一篇: 喜雨正當時
360彩票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