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文學藝苑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學藝苑 > 散文原創
父親的靈魂伴我走過這幾年清明

作者:北侖農信聯社 周豪輝  發布時間:2020年04月23日

又是一年清明節,緬親情、寄哀思,一種無以言狀的思緒和無限的惆悵,緩緩涌上我的心頭。清明那天薄霧冥冥,東方剛泛起魚肚白,我滿懷追思含著淚水向父親的墳地出發。

剛下車,濃濃的鄉土氣息迎面撲滅,腳踩著那塊臟而熟悉的山路。花雖開,卻無驚艷;天雖暖,卻缺溫柔。裊裊的薄霧糾纏,化為解不開的思緒。遇見久違的鄉親背著鋤頭挑著簸箕,擔著香燭果菜匆匆忙忙地走向親人的墳地,“今天你不用加班了!前幾年可把你父親的脖子盼彎了,這回終算能在墳頭給他點香了”他們的話讓我愧疚地無言以對,漂泊的思緒跌落在泥濘里,回憶的腳窩深深淺淺一個一個,幽幽的哀慟和無盡的緬懷瞬間把我帶入追憶的走廊。

父親去世于2003年清明前,按寧波人風俗頭三年無論身在異國他鄉都要回家上新墳。回想那一幕幕一樁樁的往事,像風鈴般,在我耳畔回響,難忘,銘記的殤。那段歲月,把上新墳的腳步多數停留在了三尺柜臺。當年我在北侖小港信用社一家儲蓄所上班,清明前幾天我拿著臺歷抓耳撓腮,清明那天剛好輪到我上班,內心嗚咽彷徨。腮邊有淚無須落,先人有靈當自知,我十指相合默默地流下一滴淚,讓它順著眼角,劃過臉頰,留在腮邊不再落下。好在已退休的李亞慧大姐主動提出調班給我,雖說人手緊缺,但同事間彼此謙讓體諒,農信大家庭給我帶來了溫馨。第二年清明輪到休息,第三年清明又輪到我上班,心里提前飄起了細雨。清明那天,我的心空蕩蕩的,走在上班的路上腳步是那么無力,孤單的我坐在柜臺電腦邊,隔著防彈玻璃看著手持花圈行走在路上的上墳人,眼前浮起塵滿面,鬢如霜,壓彎了脊背,憔悴容顏的父親,淚水浸濕了鍵盤,愧疚心情越來越濃,倍感孤單和無助,聲淚俱下,痛不可抑。

幾年后我被調入聯社押運中心工作,雖然離開了多年的柜臺生涯,但還不是“上四天班休息二天”,節假日往往是鐵桿的家庭團圓缺席者,最讓人揪心的還是清明節。每年清明輪到上班,孤寂感和失落感悄悄涌上心頭,我恪守著時間,站在思念的橋頭,將愧疚的心揉碎,祈求九泉之下父親的諒解。清明那天運鈔車經過329國道白峰段,父親的墳地就在附近,我卻不能下車上墳,劇烈的內疚如同漲潮的海水奔涌而至,一層層涌上來,狠狠地拍打在心頭,瞬間把全身浸透,冷到骨子里。遠處不時傳來掃墓人燃放的鞭炮聲和如泣如訴的哭聲,一層玻璃之隔,思盼并不遙遠,空氣中充斥著父親的呼喚,讓人思緒滿腸。清明小長假結束后,休息日我帶上祭品去上墳,雖說清明上墳“前三天后三天”,但斷魂哭泣的氣氛已蕩然無存。

遠處的鞭炮聲打斷了我的回憶,翻過一個山頭,踩著碎步前往父親墳地,雜草已覆蓋了原來的小路,我沒有凄凄慘慘的哭聲,但眼中的淚水卻始終在回旋。拔去墳上的雜草,擺上祭品,點燃香和紙錢,冥幣飛舞讓他九泉有知,一鏟新土彌補我這幾年的缺席,希望在另一個世界的他能原諒我的不孝。掃墓掃的是靈魂與靈魂的碰撞,讓我感恩的心得到寬慰,也許,時間會沖淡記憶,但他昔日的笑容又一次印上墳碑。一串鞭炮炸響,飄起煙霧彌漫籠罩,墳頭的野花為什么那樣的鮮艷?原來都是我的追思淚水,一滴一滴地浸染著它們,一點一點地滋潤著它們,絹絹細流,匯成江河,17年的追思淚水,匯集起來就奔騰不息。掃墓結束后,我沒有匆匆離去,一年就這么一次,我要陪他多呆一會兒,聽聽他對我的牽掛,嗚呼哀哉,父親安息!紙錢燃完后化成一只只黑色的蝴蝶,在春風里飄飛,我對父親的思念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來來去去,縈繞不斷。父親的靈魂無處不在,久久不愿散去,圍繞在墳地里,飄蕩在山野間,消失在清風中,冥冥間,我看見他向我走來……。

如今,我已調入聯社總部上班,每年清明都能如愿給父親上墳,但是那段難忘的清明值班回憶已成為了我人生中的一筆財富,造就了我奮發向上的韌勁,讓我無論身處何地都沒有理由辜負父親對我寄予的殷切期望,他不圖我衣錦還鄉、光宗耀祖,只要求在農信這片沃土上站好自己這班崗。



360彩票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