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文學藝苑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學藝苑 > 雜文原創
鼠年說鼠

作者:韓昶國  發布時間:2020年04月08日

其實,對于老鼠,我一向沒有什么好感。

小的時候,從老師和大人那里就知道,老鼠被列入四害之一。在人們眼里,老鼠除了屬于一個物種之外,似乎也一無是處。在家里偷吃糧食,咬壞木質家具,偷吃食物,咬爛衣服,壞事幾乎都干盡了。在地里偷吃莊稼,偷吃紅薯玉米黃豆谷子,還沒等莊稼成熟呢,它倒是先嘗為快。老鼠之害,蔓延肆虐,防不勝防。一度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所以,對于老鼠,憎惡的思想一直很難改變。

現在,老鼠似乎少了一些,尤其是城市,建筑大多是水泥金屬類材質,家里很少再出現老鼠。

隨著年齡增長,對一些事物的認識,隨學習和經歷也改變了一些看法和觀點。覺得老鼠只是一個物種,其實,真的也許并沒有那么討厭。適者生存嘛,物種不滅,還能夠繁衍生殖,就說明還是有它自身的優點和優勢的。存在就是合理。

有時仔細想想,人類與老鼠,似乎也與人類社會中的某些現象十分相像。每一個人自從呱呱墜地,就被戴上一個無形的光環,閃亮的或者是灰暗的。生活在一個又一個無形的圈子里,有的圈子高傲,有的圈子卑微。每一個圈子都有自己的法則,都有自己的空間,都有自己的舞臺,每一圈子都是一個看不見的魔咒,限制著你的自由。

卑微的,即便有時經歷了再多的艱辛再多的努力,也很難越過雷池半步,許久了,發現仍在原地做無為的徘徊。人世間的風雨,艱辛的坎坷,人為的隔闔,人性的扭曲,都彰顯出形態各異光怪陸離的景象,令人眼花繚亂。

這一切,對于人類看待老鼠,又有什么區別呢。

老鼠無錯。卑微無罪。問題出在哪里?

上一篇: 業精于“細”
360彩票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