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文學藝苑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學藝苑 > 雜文原創
是該服老了

作者:熊樹愾  發布時間:2020年04月14日

“攀出墻朵朵花,折臨路枝枝柳;花攀紅蕊嫩,柳折翠條柔。浪子風流。憑著我折柳攀花手,直熬得花殘柳敗休。半生來折柳攀花,一世里眠花臥柳。    [梁州]我是個普天下郎君領袖,蓋世界浪子班頭。愿朱顏不改常依舊,花中消遣,酒內忘憂。分茶衽竹,打馬藏鬮,通五音六律滑熟,甚閑愁到我心頭?伴的是銀箏女,銀臺前、理銀箏、笑倚銀屏;伴的是玉天仙,攜玉手、并玉肩、同登玉樓;伴的是金釵容,歌金縷、捧金樽、滿泛金甌。你道我老也,暫休。占排場風月功名首,更玲瓏又剔透,我是個錦陣花營都帥頭,曾玩府游州。    [隔尾]子弟每是個茅草崗、沙土窩、初生的兔羔兒,乍向圍場上走;我是個經籠罩,受索網、蒼瓴毛、老野雞,蹅踏得陣馬兒熟。經了些窩弓冷箭鑞槍頭,不曾落人后,恰不道人到中年萬事休,我怎肯虛度了春秋    [尾]我是個蒸不爛、煮不熟、槌不匾、炒不爆、響當當一粒銅豌豆;恁子弟每誰教你鉆入他鋤不斷、斫不下、解不開、頓不脫、慢騰騰千層錦套頭。我玩的是梁園月,飲的是東京酒,賞的是洛陽花,攀的是章臺柳。我也會吟詩,會篆籀;會彈絲,會品竹;我也會唱鷓鴣,舞垂手;會打圍、會蹴踘;會插科、會歌舞、會吹彈、會圍棋、會雙陸。你便是落了我牙,歪了我嘴,瘸了我腿,折了我手,天賜與我這幾般兒歹癥候,尚兀自不肯休。則除是閻王親自喚,神鬼自來勾,三魂歸地府,七魄喪冥幽,天哪,那其間才不向煙花路兒上走”

前幾天,他還在讀關漢卿的〔南呂?一枝花〕不服老。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卻讓他有些灰心喪氣了。那天,滿滿的一盆水,當他端起來準備倒往水桶里時,忽然覺得腰間岔了一口氣。貼了幾天膏藥,才慢慢地好了起來。這不禁使他想起了在人民公社時期,他駐的那個隊里發生的一件事。有一年雙搶要起坡了。隊長派人到鎮上買了點肉,讓全村的勞動力加個餐。有位又老又瘦的先生,個子不大,飯量卻了不得,他一頓便吃了四碗飯。下午挑秧,別人都把秧砣洗得干干凈凈的,挑上滿滿的一擔,而他從不洗秧,說是秧苗帶泥容易成活。這人跑的次數總比別人多,但一頭只有四個秧砣。無論別人怎么笑他也不在乎。雨后的田埂上被砍過草的地方,草茬子有些扎腳,沒有草的地方則有些滑。小老頭在過缺口的時候,一不小心便摔了一跤。連忙爬起來,哼了一聲,并說“老子往常的時候……”原準備吹噓一番的,再看看前后左右都沒有人,便嘆了一口氣,自言自語地說“小的時候不中用,到老還是不中用”。想到此,他不由得笑出了聲。別人不中用,還有點自知之明;他卻對老伴和外孫女辯解道:是站的姿勢不對,還說自己十幾歲當兵時,扛著水泥包飛快奔走的事。

這人嘴上雖然很硬,但內心里已經不那么硬氣了。很明顯地,在電腦前坐的時間長了,時常感覺到臂膀子脹,晚上睡覺也時常醒來,想一些自己曾經經歷過了的事情。做事也沒有以前勤奮了。吃了午飯后,他還想著要在沙發上躺一陣子。

雖然是老了,但也不能混吃等死啊。他還有些不甘心就這么渾渾噩噩地過下去。每天睡覺前,他還會找些關于詩詞的書,或者報告文學翻上幾頁,看上半個小時;早上起來,總想寫點什么。他還記得去年參加培訓時傅秀瑩老師講的:“人不能就這么悄無聲息地活著,總得給社會上留下點什么”。

人老了,是該服老。但也不能無所作為地活著。總得做點什么。讓自己生活得快樂,也給別人帶來快樂,這才是最重要的。他似乎想明白了,便寫了一首《西江月·服老》“應是廉頗未老,也曾血氣方剛。可憐腹內少文章,不好再三勉強。    倦跡打消孤傲,隨心化解張狂。情形品性細收藏,留下人生希望”。


通訊地址:湖北省應城市農業發展銀行 熊樹愾

上一篇: 業精于“細”
下一篇: 鼠年說鼠
360彩票网-官网